灯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任旧事如藤花满枝桠[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4:26 阅读: 来源:灯盘厂家

有人说爱情像电梯,有人进来,有人出去,有人没有赶上,有人好不容易赶上了,电梯却已超重。有人到三楼就走了,也有人到顶楼才离开。偶尔有人出去后,才发现自己下错了楼层。而爱情本身就是在这些过客的来来去去中,忽而上忽而下。

1、有些人本身长得就很爱情。

我一直都认为杜聪长了张世界上最欠抽的脸,在我见到他的第一眼时,这个想法就在我的脑子里落地生根。不仅如此,就连因“贱”这个神奇的特质“芳名远扬”的骆小可同学都对他崇拜的五体投地,恨不得每日对他朝礼膜拜。

而此刻,手捧鲜花,一头蓬松的大波浪的我,配上一双与年龄不符的烈焰红唇,再蹬上一双10厘米的高跟鞋,活脱脱一踩着高跷四处卖花的范儿青年。出门之前,骆小可曾用她那销魂的公鸭嗓引吭高歌来赞美她给我的精心打扮。可此时,站在杜聪家小区里回头率已达百分之二百的我——就连一老太太遛的小狗都对我这个不明物体产生警惕并发出嘶叫。于是我的胸腔内上演了一场激情燃烧的岁月。阴谋,这是一定是杜聪和骆小可这两个***的阴谋。我终于悲愤的扯开嗓子吼,杜聪,你要是耽误了我给子凡过生日,你休想我再帮你写作文!

紧接着下一秒,杜聪的脑袋就伸出了窗户。他对我喊道,给我十分钟!不要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我终于瘫坐到草坪上,趴在膝盖上思索刘子凡见到我这副样子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感动时,杜聪终于顶着一头发胶自我感觉良好的袅袅出现了。我白了他一眼,你只负责开你家车送我好不好,弄得你跟主角似的。他哼哼两声,厚脸皮的说,我这人没别的嗜好,就爱给人当电灯泡。

我没有理会他,坐上车之后就陷入了恍惚。骆小可说,她听说曾经柳琛琛就是这么一副打扮,迷人又性感。可如今这样的装扮到了我身上,多少有点滑稽的味道。杜聪从后视镜看了看我说,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点了。我将脸扭向窗外,没有说话。

有句话这么说,有些人本身长的就很爱情,会开启懵懂的人对爱情的感觉。那么,刘子凡就是我的爱情。

2、我叫顾琛琛,一个可悲却又心甘情愿的替代品。

推开包间的门,想象着他见到我的第一反应,心就像跳到了嗓子眼。他抬起头,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触电般呆住。两秒后,我顺着他的目光向我身后望去,大厅里一个清凉的女生挽着一个男生有说有笑向这边走来。他起身,一把推开我冲出去,第一次穿高跟鞋的我就这样歪歪斜斜的倒了下去。

刘子凡和清凉女生他们进来的时候,正撞见杜聪扶起一脸尴尬和失落的我。我看见清凉女生的脑袋微斜,嘴微微张开,性感大方的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刘子凡的脸上是刻意压制的欣喜和一丝不易觉察的忧虑。他指着她说,我介绍一下。。。他的话还没说完,女生的手径直伸向我,落落大方的说,你好,我是柳琛琛,这是我男朋友周楠。我的脑中顿时电闪雷鸣。这么素的女子竟是柳琛琛?!我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杜聪一看形势不对,立马拿出手机给骆小可打了个电话。杜聪将电话递给我,我压抑住内心的波涛暗涌说,就剩你没到了。骆小可说,什么?不是说你们俩二人世界吗?哎我跟你说,我刚看到一个女生太有气质了。。。我简直对这个性取向不正常的女人无语了。杜聪抢过电话微怒道,骆小可,你TM到底来是不来?挂了电话,柳琛琛笑着看了眼刘子凡说,没想到这么巧碰见你们,还赶上了子凡的生日。刘子凡的目光投向她,虽没有超过3秒,但每一秒却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骆小可看到柳琛琛时,愣了几秒。她附在我的耳边兴奋的说,就是她,我刚看见的就是她,太美了。我含恨的瞪着她,她忽然反应过来,她是柳琛琛?在分清了敌我阵营后,整个包间被骆小可闹得跟炸了锅似的沸腾。我感激的看向杜聪,我知道他是怕柳琛琛为难我才找来骆小可。骆小可和杜聪两人不停的绊着嘴,根本不给柳琛琛说话的机会。斗着斗着,俩人半真半假了。骆小可说,你就是一古代暗器——镖(彪)!杜聪反讥道,你就是一古代兵器——剑(贱)!骆小可憋了半天说不出话,端起面前的杯子猛喝下一杯酒。我不由得轻声笑了。我曾经问过骆小可,她喜不喜欢杜聪,她还不承认。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柳琛琛不紧不慢的说,斗嘴是一种高价营养液。我们同时看向她,她低着头晃着杯子里的液体说,可惜只滋补旁观者。经过漫长的消化后,我们均低下头黑着脸默默吃饭。真是一箭双雕,骂人都不带脏字。

我看见刘子凡的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受到欺辱的人跟他没半点关系似的。骆小可不服气的举起酒杯对刘子凡,来,咱干了吧,祝你和琛琛的爱情天长地久。不过。。。是顾琛琛。说完她得意的看了一眼柳琛琛。顿时,柳琛琛的脸都青了。没错,我叫顾琛琛,一个可悲又心甘情愿的替代品。

3、把手握紧,里面什么都没有。把手放开,你得到的是一切。

我把高跟鞋还给骆小可的表姐罗素颜的时候,罗素颜接过鞋子看了我一眼,突然说,把手握紧,里面什么都没有。把手放开,你得到的是一切。我怔了一下害羞的说,有点深奥。她笑了笑,不再言语。那个时候我并不明白,这句话所蕴涵的智慧,要经过多少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才会懂。

骆小可将我推到卫生间叽叽喳喳的说,快洗下脸吧,看你那德性。我将水声放到最大,痛痛快快的哭了一把。很多年后,当我看了《北京爱情故事》,想起多年前自己的表现,我突然觉得很好笑。

那天饭局的最后是这样的。在骆小可说完祝福我和刘子凡的爱情天长地久后,我突然有了底气。有骆小可这个恶毒的女人撑腰,我端出了正室范,站起来端着酒杯优雅的说,我先谢谢大家了。谁知刘子凡竟低着头端端的坐在那,动也没动。气氛一时变的有些尴尬,杜聪皱着眉头对他说,你想什么呢?他没有回答,也没有站起来。时间滴答滴答的走,我终于忍着眼泪冲出了包间。

追上来的只有杜聪,想必骆小可已经在包间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杜聪拉着我的胳膊说,我说姑娘,我送你成吗?你别可着劲跑,累坏了我可承担不起。我挣开他的胳膊,擦去泪水,平复了一下心情说,我没事,我想自己走走。他叹了气说,我陪你吧。一路上他不停的给我讲笑话想逗我笑,我却一点心情都没有。很多年后,《北爱》里林夏举着酒杯对疯子说,祝咱们的爱情万岁。疯子坐在原位动也没动。林夏碰了下疯子的酒杯笑着说,我爱你,跟你没关系。如果我那天像林夏那样没心没肺的话,是不是也不至于接下来的几年被柳琛琛欺负的体无完肤。

杜聪捏着我的下巴说,别不开心了,来,妞,给大爷乐一个。我轻轻的将脸移开,他说,你不乐是吧?那大爷给你乐一个。说完他裂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夸张的哈哈大笑。我扑哧一下乐了。他终于欣慰的笑了。他的笑是温暖直达心底的那种,我第一次发现杜聪长的还不错。我想起第一次见杜聪的时候,唱完歌后杜聪对罗素颜说,素颜姐,我送她回去吧。我客气的说,不用送,我长得安全。他笑着说,关键现在是晚上,别人又看不见你的脸。我顿时懵了,悲愤的大喊一声,那我拿手机照着我的脸还不行吗!大伙全笑了,特别是杜聪这个小人更是笑得快要撒手人寰。

可惜,我的心太小,小的只能装下刘子凡。众生多少好皮囊,我只爱他枯骨悲凉。

4、每一个吻,你都是主角。

某人把我的初吻夺走了。我在纸条上甜蜜的写下这句话,杜聪伸着脖子偷窥。我高调的把纸条挥给对面的杜聪和骆小可看,杜聪阴阳怪调的说,哟哟哟,看你那小人得志的样儿。骆小可捶了他一拳,说谁呢,这里面就你一个人是小人!刘子凡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坐在我身边喝着奶茶一言不发。

杜聪是最后一个将纸条粘在墙上的。骆小可指着那张空白纸条对我说,看见他那点出息没,一句话都写不出来。杜聪哼了一声说,傻了吧,姐妹们。字在反面呢,我反着粘的。我好奇的伸手去揭,他一把按住我的手说,隐私隐私。刘子凡突然说,以后喝奶茶别叫我了,哪有男生喝奶茶的。我愣了,有些委屈的咬着管子。我用余光看向刘子凡写的那张纸条:每一个吻,你都是主角。很显然,他是在告诉别人,即使他和我接吻,脑子里想的也是她。我已经装傻到这份上了,他还不肯对我仁慈点。

手机来了条短信:没事,我喝奶茶,我挺你。我感激的看了眼对面的杜聪,他微微点头,脸上有掩饰不住的落寞。骆小可跟机关枪似的,不停的聒噪,杜聪终于不耐烦的冲骆小可说,我说骆小可,你能不能不要一到晚上就跟吃了春药似的亢奋?骆小可呆住了,慢慢的说,就是吃,也是你喂我吃的。杜聪指着骆小可说,你别胡说啊。气氛僵硬起来。我刚想跟骆小可说“干嘛跟杜聪一般见识”时,骆小可突然对杜聪说,我已经怀孕两个月了。我和刘子凡惊讶的对视了下,只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得跟跑了一万五千米似的,震得我脑子都在嗡嗡响。

杜聪气鼓鼓的对骆小可说,咱说话能不能不要血口喷人?骆小可含着泪对他拳打脚踢的说,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你能不能负点责任!我将激动的骆小可拖出奶茶店。从那天后,人人都知道骆小可和杜聪是一对了。

一个星期后,骆小可同学一副死里逃生的模样对我说,宝贝儿,我没怀孕。我松了一大口气说,那就好那就好。我将这件事告诉刘子凡时,他的嘴角不屑的动了动说,以后少跟骆小可这种女生来往,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想反驳来着,终是没敢开口,亲爱的骆小可,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懦弱。

5、我永远也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踏入万丈深渊。

高考完,因为担心跟刘子凡考不到一个学校,罗素颜对憔悴的我说,有些事,不必追溯前因后果和一个为什么,能够单纯享受过程,已经是至大恩惠。我仔细的想了想,很有道理。就像高考,就像爱情。我一直都认为眼前这个年轻优雅的女子一定做着白领这样的职业。谁知,她竟只是开了个“流年醉”书店。也对,很符合她的气质。我当即拜她为师,请她今后为我的爱情路指点迷津。

杜聪一直很想知道我到底喜欢刘子凡哪点,直到有一次他来找我时,看见我那毫无生命气息的老妈木讷的转着佛珠,对着客厅里柜子上的观音念念有词。而我那阔气的老爸却坐在沙发上搂着一妙龄女郎甜蜜的互喂着西瓜。他一时没搞清状况,笑着对那妙龄女郎说,哎哟喂,您一定是顾琛琛她姐。然后他又对老爸说,叔叔您真有福气,有这么漂亮的女儿。我悲哀的看着他们。老爸哈哈大笑说,你这孩子真会开玩笑,这是你二姨。他愣了一秒,随即聪明的说,是叔叔您会开玩笑,要我说这位姐姐放到学校,非校花不可。哎叔叔,我们先出去了,回见。说完,他拉起我飞快的逃了出去。

默契在我们之间蔓延成无声的沉默。我呼了口气笑着说,这就是我爱刘子凡的原因。跟他在一起,虽然他总是冷冰冰的,虽然他只会在天黑才拥抱我,我却总有一种心安的感觉。每次爸爸带女人回家时,我都会逃出来,子凡他什么都不问,只是默默的给我买饭,给我安顿去处。很多年后我才明白,每个人的青春都是这样的吧,以为一件事,一个人,就是那根彻底救命于混浊庸常生活中的稻草。杜聪笑了下说,拜托,他那只是同情心泛滥好不好?我坚定的看着他说,我相信,他对我跟别人不一样。

他对我跟别人不一样。这句话,《北爱》里的林夏这么说。而林夏不放弃疯子的原因却也总是,他对我跟别人不一样。可她最后还是放弃了疯子,因为她为疯子喝醉的时候,和疯子的兄弟发生了关系。如果不是疯子,那么快乐的她何以至自己于万丈深渊,最终不知如何面对疯子。多少年后我才明白,我就是林夏的翻版。我爱着他时仿佛走在浮沙之上,细沙柔软滚烫,但我永远也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踏入万丈深渊。

可是,他并不喜欢你。杜聪眼神灼灼的看着我。我避开他的眼睛说,柳琛琛已经是过去了。虽然他们是青梅竹马,但他们两家世代为敌,是不会允许他们俩在一起的。杜聪焦急的说,你有没有想过尝试去爱别的人。。。我摇头,除非前面真的没路了。就好像从很高很高的地方掉下来,只要没有落地,就还存着一点希望。

6、古人说,用红线牵住右手小指的两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最终,我和刘子凡考到一个学校。而骆小可,硬是死皮赖脸的追去了杜聪所在的城市。此时,刘子凡也收到了一个晴天霹雳,柳琛琛要结婚了。

骆小可不屑的说,就上次见的那小白脸?我跟你们说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上次子凡过生日记得吧,我去上厕所时他还跟我屁股后面要我电话。。。我使劲踩了踩她的脚,她终于闭上嘴巴,一抬头迎上了刘子凡铁青的脸。

柳琛琛结婚那天,刘子凡一整天都在对我发火,要么就是嫌我买的水不合他口味,要么就是骂我蠢的跟猪一样。我终于忍不住了,跑去罗素颜家哭得天昏地暗。哭了老半天,她只说了一次话:他爱你,你便是世间罕见的的名花名草,他把你捧在掌心,恨不得把一切都给你,仍觉不能表达心中深情。他不爱你,你的情意便是野花野草,一把火燃过,化作了虚无,没有人记起。我不服气的说,柳琛琛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会跳舞吗?我才不要做野花野草,我也要去学跳舞。罗素颜淡淡的笑了下。

一个学期的苦练后,学校元旦晚会上,我跳了一支柳琛琛曾经跳过的舞,赢得满堂喝彩。庆功宴上,我借着酒劲粘着刘子凡,并拉过他的右手往小指上绑红线。古人说,用红线牵住右手小指的两个人,一辈子都不会分开。他推开我,我再粘过来。反复几次,他终于怒了,他猛得一推,我跌坐在地。他居高临下的冷冷的说,顾琛琛,我警告你,不要再学她了!你不可能是她,你也永远代替不了他,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我们分手吧。说完,他扬长而去。

我起身,回到宿舍的阳台,给罗素颜打了个电话。全程,我只是哭,并没有说什么,罗素颜却仿佛能看到我的心。她说,有时候无论是生活还是自己,逼得自己只能有一种选择了,那也许就是最好的选择。就像水果摊上的苹果甘愿做苹果,橘子甘愿做橘子一样,你喜欢买就买,你不喜欢买,我也不会为了你橘子变苹果。总有一天,你会感谢他对你的无情。

7、你要不是骆小可的男朋友多好。

大一暑假,我们都回到家乡。我没有和刘子凡分手,我不舍得。只要能让我呆在他身边就好,其他我不奢望了。

可是上天偏偏连这个简单的要求都不满足我。在我生日的前一天,柳琛琛打电话说,她这几天就要生产了。刘子凡立刻兴奋的跟吸了毒似的。第二天,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柳琛琛生了。刘子凡立马以离弦之箭的速度消失在我面前。一整天,我都没有笑过,尽管杜聪使了浑身解数,我却还是在眼泪中度过。罗素颜说的对,我不该把自己变成柳琛琛去讨好他,因为我永远不是柳琛琛。

刘子凡回来时,我们还在KTV等着他。他一进门,杜聪就刻薄的说,我发现件事啊兄弟,那孩子到底是谁的啊?该不会你们俩共用一个老婆吧?哦,我明白了,怪不得在那呆那么久呢,在做亲子鉴定呢!很反常的,刘子凡并没有发火,只是轻蔑的对着杜聪笑。我没有开口阻止杜聪,我想我是累了。杜聪勾起嘴角说,怎么不说话?没脸说了吧?那签定结果该不会是,那孩子不是你的,也不是她老公的吧?骆小可立刻夸张的哈哈大笑,抱着杜聪亲了他的脸一口说,你太有才了!刘子凡绽放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慢条斯理的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就是因为你有这群垃圾朋友。我猝然呆住。我明白他在让我做一个选择题。眼泪渐渐溢出眼眶,我不顾一切的冲出KTV。

我听见骆小可的声音,刘子凡,你不要太把自己当个事!你卑不卑鄙啊!追出来的是杜聪,他拉着我目光炽热的说,顾琛琛,和我在一起,和我在一起好吗?他不值得你爱,他心里根本没你!我看着他深情的眼睛,回应他的只有眼泪。你要不是骆小可的男朋友多好,骆小可已经把她自己交付给了你,我又怎么能横刀夺爱。对不起,从今以后,你和骆小可不要和我联系了。我扭过头无情的说。

快到家时,我看见爸爸和一个年轻女人正往车里钻。那身影,似曾相识。到家后,我轻轻推开爸爸的卧室,妈妈已经睡了。我翻着书架上的书,终于在一本崭新的书上,看到书的扉页所盖的印章:流年醉书店。心脏顿时一阵梗塞,我回到房子拨通罗素颜的电话,听了我和刘子凡的事,她说,每件事最后都会演变成好事,如果不是好事,说明还没到最后。我笑着说,罗小姐,你说的很对。想必你现在正在一个老男人怀里,正撺掇他如何为了你抛妻弃子,最终将它演变成你的好事。对吗?她沉默了。我继续说,你的书店是我爸给你开的吧?她开口说,琛琛。。。我忍住眼泪打断她,你知不知道,你摧毁了我对这世上美好事物的信仰。说完我挂了电话,眼泪渐渐蔓延到梦里。

8、不爱就是不爱,无论岁月怎样流转,无论人生怎样变幻。

柳琛琛离婚时,我们已经快大四毕业。而此时,我们已同居一年。从大一到大三,盛大的孤独里,骆小可和杜聪是我贫瘠精神里最快乐的记忆。

在他接到柳琛琛的电话开始穿鞋后,我想我是真的死心了。曾经不止一次为了她而争吵,他除了对我粗暴的怒吼之外,便是寒彻骨髓的语言伤害。他说,你不要总拿和我上床说事,这是你自愿的,我逼你了吗?我早说过和你分手你不愿意,到了这步哭哭啼啼跟我说你第一次给我了,我就该负责怎么怎么的,你幼不幼稚?

我突然开口对他说,等一下,我有事跟你说。他回头奇怪的望了我一眼,眼神仿佛在说,你怎么还用这个伎俩留住我,你土不土。他看起来心情不错,他穿好鞋走到我面前亲了我额头一下说,宝贝,有什么事回来再说吧。说完他大踏步的开门离去。

一切尘埃落定。我起身,独自去医院,杀掉了我和他的孩子。如果当时我知道这个做法会将他推的更远,我想我死都不会这么做。可是,没有如果。有些人,不爱就是不爱,无论岁月怎样流转,无论人生怎样变幻。

三天之后,我踏上了回家的火车。路上竟收到杜聪的短信,是祝福平安夜的短信。我突然就不可遏止的流泪了,我回:我很想你们。他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他着急的说,你怎么了,你遇到什么事了?四个小时后,我在他的城市下车。他一见到我就一把抱住我,待感觉到我站都站不稳时,一把抱起我将我放到出租车上。到了他住的地方,我一头倒下累得死死睡去,从没有一夜像这样安心,从没有一夜这样温暖美好。

我醒来时,他已经做好早饭。他坐在床边温柔的说,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低着头像说着别人的事情,我刚做了人流。他心疼的看着我,半晌才说,你这个月就在我这好好养身体,我会把你当慈禧伺候的。虽是俏皮话,他的眼里却是闪光点点。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说,那你算我的什么呢?男宠?还是贴身小太监呢?他忽然就害羞起来,然后又很快恢复成无赖的样子,我说顾琛琛同学,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耍嘴皮子了。

9、只有你我。

第二天早上,我一醒来杜聪就不见了踪影。我打开电脑,一上QQ就发现杜聪的签名改成了“爱情要学柯南,只管付出,从不抱怨”。我自顾自的笑起来,也许人家早就是这个签名了,只是我从没发现罢了。这句话是针对骆小可说的吗?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给了骆小可。

我说,亲爱的,你还好吗?她一听到是我的声音立刻有了哭腔,她说,你个欧巴桑,亏你还记得我。我要是见到你,非把你揍扁。。。我顿时也湿了眼眶,我说,好啦,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在杜聪这呢。她说,你怎么跑他那去了?你和他。。。?我立刻解释道,为什么跑到他这来说来话长。我跟他什么都没有,我亲爱的的男人,我敢打坏主意吗?她愣了一会说,昨天我还跟我们家杜聪说呢,这周末就去他那,明天就周末了,我就可以去找你们啦。

挂了电话,突然发现Q上多了一个名叫“只有你我”的群。里面只有两个人,我和杜聪。我一阵发笑,弄不明白他的用意。他这时正好上线了,他在群里发了一个消息说,有没有人在啊?我对着电脑咯咯的笑着,没打一个字。他继续说,唉,太寂寞了。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妻子问丈夫:今天我生日,你给我买了什么礼物?丈夫笑着往对面一指说,看到那边那辆粉红色的奔驰了吗?妻子开心的说,看见了!丈夫接着说,我给你买了同样颜色的牙刷!”我在这边笑得前仰后翻,他却还在发个不停不肯饶了我。“某男见同事将情人电话备注改成10086后,多次在紧急情况下脱险,便也效仿。某天晚上,该男第一次在妻子面前接到情人电话,还故意让妻子看来电显示:10086。看完妻子立刻抢过手机,将电话中正撒娇的女人一顿臭骂,然后对丈夫吼道:你当老娘傻啊!你用的是联通卡,10086给你打电话,串门走亲戚啊?”

笑着笑着我的泪就出来了。一直以来,你对我是这样慷慨,我却把最珍贵的情怀和眼泪都给了另一个人。杜聪,你为什么偏偏是骆小可的男人。

晚上,我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换着台,杜聪擦着我面前的茶几,我突然就觉得这简直是夫妻二人的幸福小世界。他抬起头笑着看着我。那样的笑容就在咫尺间静止,而他的眼睛就像沙漠尽头的泉水般纯净,温柔的凝视着我。他慢慢靠近我,轻轻的覆上我的唇。他的唇,凉且薄,似一剂药,苦有微甘。我放任自己沉溺在这样的温柔中,哪怕只有一次也好。我想,我是喜欢杜聪的,而且很久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将我抱到床上,盖好被子,在我额上亲了一下说,晚安。

第三天,骆小可来了。一番痛彻心扉的长聊之后,我才发现,为了刘子凡,我竟愚蠢的放弃了如此珍贵的友情。晚上该睡觉时,我尴尬的对他们说,打扰到你们了,不好意思啊。杜聪说,啊?骆小可笑着说,不打扰不打扰,你来了我肯定跟你睡的。杜聪白了她一眼,废话,不然你还想霸占我纯洁的身体吗?骆小可对他做了个鬼脸。在他们进行着如此平常的斗嘴时,我的心里却是暗流汹涌,醋意不断。

10、我一直在你身后,就差你一个回头。

第四天,我还是决定回家乡休养。此时,刘子凡的电话却打来了,他无所谓的说,上次你说的事是什么事?我没回答他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说,前天。我无声的笑了。前天回来,到现在才给我打电话。我说,没什么事了。他说,那咱们分手吧。我说,嗯。他愣了几秒说,我没听错吧?宝贝。你同意了?我又重复一遍,嗯。他呼了一口气说,那就好,我还怕你上吊自杀呢。我发誓,我此刻才开始审视自己当年究竟是不是瞎了眼才会看上这样心如铁石的男人。

杜聪忽然抢过电话说,哦,琛琛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你儿子已经死了。听说你老妈特别喜欢男孩,还听说柳琛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貌似没有生育能力了。哥们本来还挺担心你的,一想你和柳琛琛也不一定长久不是?这样哥们就放心了,你还能在未来的日子里找个能生的小姑娘,有没有顾琛琛对你好呢,那就不知道了。不过,对你不好也没关系,因为有句话这么说,喂不熟的狗。有些人和畜生基本没差了,除了冷漠之外,咬人也是本领之一。所以这么一分析,还是祝福您在家禽走兽界寻到您合适的伴侣。

一口气说完这些,他将电话又递给我,刘子凡像失了魂似的说,你怎么能把孩子杀死呢?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我会在一毕业就和你结婚的,你知不知道,我妈多想抱孙子。。。此时此刻,他还将错责推到我身上。电话这边的我尽管已经是泪流满面,却也知道一切再也回不去。以为守得云开就能见明月,却不知道到了最后只换来一场月之全蚀。记得古龙小说中有一种毒药,中毒的人死后尸体可以永远保持死前的样子。一个女孩用这种毒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只为留住她那张如花般美丽的脸。我从不曾想过,留住那些本不能留住的东西,竟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回到家乡后,我给罗素颜打了电话,她已经成为我爸的过去式了。我说,我不恨你了。她说,丫头,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正以我们所不知道的理由或相遇重逢,或散落天涯。有些事情,我们预知不了。我边哭边说,我知道我知道。

我来到了当年我们常来的奶茶店,找到了杜聪留下的字条。上面赫然写着:我一直在你身后,就差你一个回头。泪水再次汹涌而出。原来最苦涩的,是岁月的秘酿,将回忆发酵成假象,过滤掉心动的过往,最后用残酷蒸馏出甘洌的佳酿。我忽然惊觉,我在刘子凡身上已经荒芜了一整个春夏秋冬。

骆小可的短信发来时,我正准备将这个手机卡扔了,重新开始生活。她说,宝贝,请原谅我对你的欺骗。我从没有和杜聪在一起过,我也从没有和他睡过一张床。请原谅我的自私和恶毒。和你比起来,我更愿意失去这段苦恋、单恋。你一定要和杜聪在一起。合上手机,痛彻心扉。此刻,用尽温柔的我们,每一个笑容都让人天旋地转,每一滴泪水都仿佛沧海桑田。

打开电脑,我将签名改成:只有你我。电脑里正放着张柏芝的歌:《该是时候》。爱就像一个沙漏,从指缝慢慢流走,越想握的紧,越不放手,越无法挽留。什么才叫做拥有,是不是非要占有,曾经用真心付出所有,一秒已足够。有人去爱就有人走,有多少人懂细水长流。哪来天长何处地久,都不如你牵着我十指紧扣。有多少爱还看不透,有多少人能走到最后。永远多远,何必追究,不是什么都有理由,也该有时候。永远多远,何必追究,就算不舍,再看不透,也许该是时候。

我靠在窗子上,往事它扑面而来,烟尘滚滚。(完)

文/他们叫我小妖精。QQ:564002412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