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国10万人痴迷尿疗有的老人喝尿喝了24年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05:41 阅读: 来源:灯盘厂家

全国10万人痴迷尿疗 有的老人喝尿喝了24年

武汉近日报道,在一个名为中国尿疗协会的组织中,不少人通过喝尿治好了甲亢等病症,该协会会长称全国有近10万人痴迷尿疗。西南政法大学88岁离休干部周麟惠,对尿疗经历了怀疑—坚信—否定三个阶段。他从1990年开始尿疗,直到今年5月7日因肾功能衰竭住进医院才停止。

2006年12月13日,重庆晚报以《为健康八旬翁饮尿16年》为题报道了周麟惠饮尿经历。

重庆建设集团退休职工王洪说:尿疗13年身体好疾病少。信就信,不信就算了。

媒体报道全国10万人痴迷尿疗,重庆晚报记者调查

尿不但可以喝,还能治病,甚至还有专门的尿疗协会?你相信吗?

武汉一家媒体近日一篇报道,这两天在网上火起来。报道称,在一个名为中国尿疗协会的组织中,不少人通过喝尿治好了甲亢等各种病症,该协会会长称全国有近10万人痴迷尿疗。不少重庆网友在文章后面跟帖发问,重庆有没有这样的尿疗族?

昨日,重庆晚报记者通过博客联系上自称中国尿疗协会副会长的黄武军。他说,由于重庆尿疗人数较为零散,目前难以统计出尿疗者的准确数据,“但我曾接到过不少重庆患者的咨询电话。”

尿疗到底有没有效?在黄武军的推荐下,重庆晚报记者昨日联系上三位已有十余年尿疗经历的重庆人。

周麟惠老人说话非常清晰,也很有力。他告诉记者,今年初,他感觉身体不如以前硬朗,双腿也没力了。2月份,他第一次用上了拐杖。到了5月7日,他站不起来了,到重庆市中医院检查发现肾功能出现衰竭,并伴有糖尿病等,需要立即住院。

尿疗者档案

姓名:陈远志(化名)

年龄:79岁

性别:男

职业:退休军官

尿疗时长:13年

姓名:王洪(化名)

年龄:75岁

性别:男

职业:重庆建设集团退休职工

尿疗时长:13年 首页12末页

昨日下午,在重庆理工大学原杨家坪校区家属区6栋门前的花园处,当着重庆晚报记者的面,陈远志和王洪喝下自己刚排泄的尿液,惊得一旁的摄影记者狂呼,“你们竟然真的喝了?”

面对惊异,两位老人淡定无比。他们说,这些年听过、看过太多质疑,如今已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要自己觉得好就够了

周麟惠老人清楚地记得,1990年8月26日,是他第一次尿疗的日子。他当时身体欠佳,决定尝试这种疗法。喝尿这件事以前根本不敢想象,“我犹豫了很久,端杯子的手抬起又放,最终鼓起勇气、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了。喝完觉得没什么异味,就像白开水一样。”

与尿结缘

陈远志决定开始尿疗,源于一位朋友的推荐。

十几年前,肾脏、肝脏不好的陈远志很长一段时间都病怏怏的。这时,一位有60多年交情的好哥们向他推荐了尿疗,“我很信任他,他不可能骗我。”陈远志说,“我那时打算试三个月看看效果。”

陈远志用“身体有明显好转”来形容三个月后的感受,并与棋友王洪分享。“老陈跟我说了后,我第二天就回家试了。我信这个不全是因为他,而是我亲眼目睹姐姐和爸爸曾借尿疗恢复健康。”王洪告诉重庆晚报记者。

王洪说,姐姐16岁时有一次摔得很严重,家里请来了赤脚医生。医生开中药后特别嘱咐在药汤里加入王洪的尿,“姐姐后来确实恢复得很快。”

“爸爸当年患急性白喉病病危,我赶到家时爸爸竟在门口笑着迎接我。后来我才知道,当时赤脚医生刮了家里尿盆里的尿垢喂他,一会就缓过来了。”王洪说,“我觉得尿跟我们家有缘,我相信它的功效。”

在过去24年里,周麟惠悟出一些尿疗所谓的门道。他说,早上起床后第一泡尿是最好的,掐头去尾保留中间部分,用楠竹制成的杯子盛上,然后一饮而尽。除了喝,周麟惠还用尿洗脸、洗头,“这对身体也有好处。”对于尿疗,家人并不支持甚至非常反感。不过见老人坚持,他们也只能默认。

比药好喝

陈远志至今仍然记得,他第一次尿疗就取了自己100毫升尿液,喝的速度飞快。“基本上舌尖上的味蕾还未感知尿液的味道,就一股脑全喝下去了。过了几秒钟才感受到些许腥味,但绝对是能接受的味道,起码要比很多苦不拉几的中药好喝多了。”

囫囵吞枣般尿疗一周后,陈远志开始习惯这个味道,“喝的速度越来越慢,谈不上品,但跟喝水喝茶差不多了。”

“尿疗并非一股脑乱喝,也是有原则的。”陈远志向重庆晚报记者详细介绍:第一要去尿液的头尾,只选中间,保证尿液更纯净;第二要用玻璃杯,不能用塑料杯或金属杯,保证尿液的原汁原味。

瞒住子女

相比于尿疗本身,如何让每天朝夕相处的子女、爱人接受,才是他们曾经最伤神的问题。

王洪说,愿意一辈子瞒着子女和各路亲戚。“我太了解他们了,他们绝对不会相信的,只会觉得丢脸,然后肯定还会搬出一大堆道理来说服我,最后多半还会给我下个结论,类似老糊涂了、傻戳戳之类的。”

陈远志说,以前只要一遇到熟悉的老人,就要为尿疗介绍几句,在他的推荐下,街坊们中有近百人做出了尝试。

“我会与人分享我的感受,你信就信,不信就算了,我绝不会拉着你一直劝。”王洪这样表明自己对尿疗的观点。

重庆大坪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李彦峰认为,尿疗完全没有科学依据,人体肾脏就像过滤器,把不好的东西全部过滤出去形成尿液,95%的成分都是水,还有许多新陈代谢废物。“这些废物被排出体内,又把它喝回去,怎么可能对身体有好处?”

首页12末页

西安拉伸膜机

天津石材销售

吉林ta10钛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