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为内网遭NSA入侵内部文件泄露

发布时间:2020-02-11 06:26:38 阅读: 来源:灯盘厂家

【电脑报在线】NSA前雇员斯诺登爆料,NSA渗透进了华为的内网,不仅成功拷贝了华为的客户名单和训练工程师的内部文件,还截获了任正非和孙亚芳等华为高管的电子邮件

文章出轨,成为了挥别3月,迎接愚人节的网络热点。

在“周一见”“且行且珍惜”等关键词中,网友们占据道德高点尽情开炮。

而这一切的源头,来自《南都娱乐周刊》所拍摄的视频和照片。

继车震门、章子怡撒贝宁同游、柴静赴美生子之后,以卓伟为首的风行工作室,再次把镜头对准了偷情的那对男女。

果然,这一次,又是轩然大波。

狗仔监视明星,公众围观发声,这注定是一个窥私的时代,谁都不能独善其身。一家,一国,均被掌握。

NSA前雇员斯诺登爆料,NSA渗透进了华为的内网,不仅成功拷贝了华为的客户名单和训练工程师的内部文件,还截获了任正非和孙亚芳等华为高管的电子邮件

监听领导人目录

而全球最大的狗仔,莫过于山姆大叔。单是一个“棱镜门”,已经让世界觉得后院失火。

这其中,斯诺登扮演了内鬼的角色,他的爆料,招招致命,足以左右大国关系。在颠沛流离,避难俄罗斯之后,他近期又通过网络视频再次发难。这一次,斯诺登的头像出现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西南偏南”交互式多媒体大会上。他振臂高呼,希望公众加强对情报监控项目的监督,敦促高科技企业和业内人士加强网络防护措施、保护公民隐私。此后不久,德国《明镜》周刊根据斯诺登提供的文件,爆出惊天猛料:NSA(美国国安局)在2009年开始搜集122位各国首脑的信息,其中关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报告多达300份。报道说,NSA监听的外国人名单从“A”开始,按每人名字的首字母顺序排列,第一位是时任马来西亚总理阿卜杜拉·巴达维,接着是秘鲁、索马里、危地马拉和哥伦比亚领导人,一直到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默克尔排在“A”区的第九位。默克尔前一位是马拉维总统阿马杜·图马尼·杜尔。122个名单的最后一位是尤利娅·季莫申科,时任乌克兰总理。此外,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也“榜”上有名。

NSA入侵华为

同时,文件还披露,NSA正在针对中国进行大规模网络进攻,其攻击目标包括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商务部、外交部、银行和电信公司。

报道称,NSA曾想方设法窃听华为公司。作为全球第二大通信设备供应商,华为的客户遍布全球140多个国家,市值400多亿美金。2009年初,NSA启动了一项针对华为的大规模行动。因为华为被视为思科的最大竞争对手。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其实,华为一直是美国人的眼中钉肉中刺。美国官员百般阻挠华为在美国达成商业协议,担心它会在自己的设备中植入“后门”以便让中国军方或北京支持的黑客窃取企业和政府机密。

所以,NSA决定先下手为强。2010年的一份文件称,这项代号为“射中巨头”行动的目标之一是寻找华为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之间的联系。此后,这项计划有了进一步行动:对华为的技术加以利用,这样当该公司将设备卖给其他国家——包括盟友和避免购买美国产品的国家——时,美国国安局可以进行监视,如果美国总统下令的话,还能进行网络攻击。

NSA在华为安插了一个特别小组,成功渗透进了其在深圳公司总部的服务器,并复制了超过1400个客户的资料和工程师使用的内部培训文件,包括总裁任正非和董事长孙亚芳的邮件,以及个别华为产品的源代码。

据斯诺登提供的秘密文件显示,该行动是在白宫情报协调员、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的介入下实施的。该局给出的监控原因是,“我们的很多目标是通过华为产品进行通信的”。

所以,有理由怀疑“中国利用华为遍布世界各地的设施搞间谍活动”。所以,现在获取的大量数据信息,可以了解公司运营,未来将会得到回报。

对于德国媒体的报道,华为公司在美国的高管威廉·普卢默发表声明予以驳斥。他说,如果美国国安局真的实施了这样的行动,“现在应该知道,我们的公司是独立的,与任何政府都没有特殊关系”。

对于质疑,NSA的回应有些语焉不详。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凯特琳·海登说:“我们没有把搜集到的情报交给美国公司,以增强它们的国际竞争力或提高它们的利润。”

在普拉默眼中,这是“一个有趣的偷换概念”,他说,“这就像是说,你手伸到盒子里偷饼干的时候被现场抓住,然后你说,‘我不会把饼干交给任何小孩,我只是重新烘烤一下,把它们变成膏状物体,然后扔到邻居的窗上,这样我就可以劫掠他们的房屋了。’我不知道这种行为是否恰当,但事实上我们对此予以谴责。”

遭遇政府支持的攻击并不是华为一家公司面临的问题。“华为和全球此类公司正处于这样一个阶段,我们需要共同完成同样的使命,重树信任和信心。”他说,“作为一个行业,我们需要共同制定一些可供第三方认证的标准和原则,提升全行业的安全门槛,使那些在网络和数据方面心怀不良目的的人们遭遇更大的挑战。”

普拉默道出了企业的心声,NSA的所作所为,正是在侵害企业赖以生存的信息领地。

美国制造的寒流

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华为!

所以,企业必须把商业机密看牢、关紧、死死抱住,才能避免中了NSA的陷阱。

据英国《卫报》报道,近期,NTT通信对于法国、德国、香港、英国和美国等地的1000名信息及通信技术决策者进行调查。

调查显示,在斯诺登曝光了相关信息之后,90%决策者改变了对云计算技术的使用方式。通过云计算系统,数据可以从全球各地进行访问,但也更容易受到监控。

在所有提出质疑的被调查者中,约1/3的人已将企业数据转移至他们了解的安全场所。而16%的人表示,已推迟或取消与云计算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合同。

如果大佬们都对方兴未艾的云计算投了不信任票,那么势必会改变移动互联网的趋势。

而且,这种改变正在发生。包括巴西和德国等一些国家已经开始采取措施,鼓励地区性互联网数据在本地进行路由,而不要通过美国。此举造成一大批美国科技公司躺枪。其中包括声名赫赫的巨头,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Google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在与奥巴马会面时纷纷诉苦,称NSA的监控严重影响了公司业务。

当“美国制造”被蒙上了魔鬼的面纱,所有善良正义的人们都会联结起来,对抗恶之花。

按照这个趋势,未来几年,美国科技公司将遭遇寒流。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高级分析师丹尼尔·卡斯特罗担心,斯诺登曝光的信息将推动IT决策者技术采购行为的转变。

当许多公司除了关注价格和质量,还在考虑供应商是否来自美国。这种区别待遇,就可能带来致命性的打击。

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伊安·布朗认为,这项调查反映了商界领袖更严重的担忧:“我们将看到,这种反应将在未来一年内影响美国科技公司的利润。这也使它们更有动力向奥巴马政府和国会施压,要求改革与信息监控相关的法律。”

NTT通信的莱恩·帕迪拉表示:“我们的调查表明,NSA监控活动的曝光坚定了信息及通信技术决策者对云计算的态度。他们调整了采购政策,对潜在的供应商更加严格,或是更加关注数据存储在何处。”

众矢之的NSA

面对多国反水呛声,被挖出的NSA成为众矢之的。为了息事宁人,美国众议院常设特别情报委员会(HPSCI)提出一项计划内容为要求建立一个新的机构,其核心职能与NSA执行的监控项目类似,只不过无需进行大量数据的收集,而是把主要监控重点放在电信运营商。后者会被要求提供存在嫌疑号码的通讯记录,及其直接联系人。外国情报监视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在这类请求发往运营商或电话公司前需要先行对请求做批准。

众议院另外还提出了一项计划,就是让法院提供一般程序的预先批准,以及标明存在嫌疑电话号码的判断标准。在数据可由政府相关机构收集和访问之前,该部门的请求需要进行评估,确认是否存在嫌疑的证据。这项计划同时也包含链接至存在嫌疑的其他外国势力机构的相关记录。

对于上述计划,奥巴马表示支持,并于日前宣布将限制NSA的窃听行动,未来通讯信息将由电讯供应商存储,并且信息的储存时间不超过18个月。只有在司法机构作出决定的情况下,安全机构才允许对这些信息进行搜索。

不过,总统先生的示弱,更像是大棒之后的胡萝卜。

中山注册公司注销

筹划税务报告

广州代理记账机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