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0转变GDP再透视

发布时间:2021-01-07 19:38:37 阅读: 来源:灯盘厂家

1 广东“头号工程”与上海“新GDP观”

“头号工程”一说,是汪洋1月5日在广东讲话时提出的,是指在2010年,要把“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作为经济工作的“头号工程”,并且要防止经济形势好转时传统发展模式的 “复归”。

在和东莞干部座谈时,汪洋说,如果仍按传统模式实现恢复性增长,或许也会延长一段时间,但很难像过去那样长期领跑。就像拳击运动员,台上打了很长时间一直是优胜者,但长期没有治疗一身的伤痛,且被对手认识和研究透了,竞争中就会倒下。如何适时休养,研究新动作,改变传统打法,虽然恢复时间长些,但再上台阶定是全新自我,战斗力更强。

汪洋打的第二个比喻是雄鹰。“雄鹰是最长寿的飞行动物之一,一生约60岁,为什么能活这么长?在它30岁左右时,也面临着爪子老化、嘴不锋利的问题,但它会在石头上磨掉老化的嘴,再拔掉老化的爪子,这中间就获得了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

对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去年12月21日,俞正声在上海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也大声疾呼。他指出,中央对上海的要求,不是简单的GDP增长多少,而是要在率先转变发展方式方面走在前头,为此“必须痛下决心,狠下工夫”。如果继续延续外延式发展方式,则资源环境的承载力已到极限。

俞正声强调,转变发展方式,在指导思想上要有一个大的转变,“尤其要改变和摆脱既有思维方式束缚和路径依赖”,“要切实淡化‘唯GDP’的目标导向,建立新的评价考核指标体系。”

沪粤两地位于中国经济前沿,俞正声和汪洋不约而同把转变发展方式放在2010年经济工作的首要位置,有着先发信号的意义。联系到去年12月初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转变发展方式作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时期内我国面临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显然,中国经济发展的主导性方向,正由“促增长”,转向“促转变”。对GDP的崇拜和唯GDP的导向,将逐步淡化。

以GDP总量论,中国即将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这一规模并未让人们获得与之对应的国民福利感和幸福感。除了人均因素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陷入了“为GDP而GDP”的怪圈,而不了解GDP可以衡量什么,不能衡量什么。其结果,GDP一路高歌猛进,异化现象也越来越多。

2 唯GDP观的误区

[ “追求GDP的最终目的,应是全民的不断进步的幸福生活。可是牺牲了环境,滥用了资源,在经济总量增长的同时,民众的健康、教育、艺术不能得到全面的发展,这就使GDP的增长变得不那么吸引了。” ]

让我援引一些有意味的思想观点,延伸思考——

“GDP并没有考虑到我们孩子的健康、他们的教育质量或者他们游戏的快乐。它也没有包括我们的诗歌之美或者婚姻的稳定,没有包括我们关于公共问题的争论的智慧或者我们公务员的廉政。它既没有衡量我们的勇气,我们的智慧,也没有衡量我们对祖国的热爱。简言之,它衡量一切,但并不包括使我们的生活有意义的东西。”(美国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1968)

“乡间小路上,两辆汽车静静驶过,一切平安无事,它们对GDP的贡献几乎为零。但是,其中一个司机由于疏忽,突然将车开向路的另一侧,连同到达的第三辆汽车,造成了一起恶性交通事故。‘好极了。’GDP说。因为,随之而来的是救护车、医生、护士、意外事故服务中心、汽车修理或买新车、法律诉讼、亲属探视伤者、损失赔偿、保险代理、新闻报道、整理行道树等等,所有这些都被看作是正式的职业行为,都是有偿服务。即使任何参与方都没有因此而提高生活水平,甚至有些还蒙受了巨大损失,但我们的‘财富’——所谓的GDP依然在增加。……平心而论,GDP并没有定义成度量财富或福利的指标,而只是用来衡量那些易于度量的经济活动的营业额。”(厄思斯特·冯·魏茨察克等著,《四倍跃进:福利加倍、资源利用减半》)

“在注重财富的积累方面,西方国家很值得我们借鉴。它们的GDP增长率不高,但是财富积累很快。我到欧洲去,看到那里的百年老屋保存完好,使用自如,并且越老越值钱。反观我们,历史文化遗产很多都得不到好的保护。新盖的楼也是,盖之前缺少科学的规划设计,不注重质量,过上10年20年看着不顺眼了、过时了,推掉了事。……GDP增长率很高,但是财富损失得也快,缺乏积累财富的观念。”(许宪春,2002,时任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司长)

“追求GDP的最终目的,应是全民的不断进步的幸福生活。可是牺牲了环境,滥用了资源,在经济总量增长的同时,民众的健康、教育、艺术不能得到全面的发展,这就使GDP的增长变得不那么吸引了,怪不得有人想推出全面幸福指数来代替GDP指数,也是为什么我们到一些GDP增长并不快的欧洲小国会感到很祥和舒适的原因。”(宁高宁,2003,中粮集团董事长)

“大拆大建是促进GDP增长的最快手段。但是,这种增长是表面的,而不是实质性的,因为拆的过程中并没有创造实质性的产出品。……由于产权得不到有效的保护,商家不得不花力气拉关系、找靠山,为此他们要请客,要送礼,这样就增加了饭店和礼品公司创造的GDP。由于法治不健全,企业为了保证货发出去后能收回货款,就必须格外小心,比如让业务员亲自跟着货车跑一趟,而业务员的额外花费自然成了GDP的一部分。……由于政府干预过多,审批手续繁杂,企业不得不把宝贵的时间和资金用在和政府打交道上了,但是,由此而多支付的人员工资和消耗的资金又直接或间接地变成了GDP。环境污染危害人体,增加个人的医疗支出,而这些支出又成了医院所创造的GDP。但是,所有这一切都不是必须发生的,我们不过是创造了可观的账面GDP,与此同时也浪费了宝贵的资源。”(姚洋,2007,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主任)

“GDP最初是为了衡量市场经济活动,不是衡量社会福利。但现在GDP被认为测量的是后者,这是错误的。”“GDP没有考虑财富分配,也没有道德价值观。”(斯蒂格利茨,2009,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

3 GDP的重要性以及限定性

上面所做的思想梳理,对“唯GDP导向”带有明显的反思批评意味。但笔者并不希望由此导向“反对GDP”的观念。

在所有的经济学教科书中,萨缪尔森和曼昆的《经济学》也许是最著名的。让我们看看他们在教科书的说法。

萨缪尔森:“GDP……的确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仿佛卫星能探知整个大陆的天气情况一般,GDP也可以显示一国的经济全貌。没有GDP,没有被称为物价指数的价格指标,没有国民收入的其他指标,宏观经济学就不可能进步。这些指标使我们得以抓住宏观经济学的核心问题,包括经济增长、商业周期、经济行为与失业之间的关系,以及通货膨胀的衡量与决定因素等等。”

曼昆针对罗伯特·肯尼迪对GDP的那段出名的质疑,回应说:“GDP没有衡量孩子们的健康,但GDP高的国家和地区负担得起孩子们更好的保健医疗;GDP没有衡量孩子们的教育质量,但GDP高支撑得起更好的教育制度;GDP没有衡量我们的诗歌之美,但GDP高的国家和地区可以教育更多公民欣赏诗歌;GDP没有考虑到我们的知识、廉政、勇气、智慧或对国家的热爱,但当人们不用过多地关心是否负担得起生活物质必需品时,这一切美好的气质也容易养成。也就是说,GDP虽然没有直接衡量这些使生活有意义的东西,但它确实衡量了能使我们过上这份有意义生活的投入能力。”

把肯尼迪和曼昆从两方面展开的说法对照看待,可以更全面地理解GDP的重要性以及限定性。曼昆说,“GDP高有助于我们过好生活”,但“唯GDP”,可能使我们远离好生活。我们需要的是更清洁、更高效、以人为本的GDP,这就必须真正更新观念和转变发展方式。

重庆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神经性皮炎会预示哪些疾病?

四川治疗尖锐湿疣的医院

南京皮肤科医院排名表:怎样能控制银屑病的复发?

上海明珠医院医师介绍:尿毒症的相关护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