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带一路是中国经济崛起的必然产物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2:26 阅读: 来源:灯盘厂家

“一带一路”是中国经济崛起的必然产物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  “‘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在实现区域共赢的同时,也将促进我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对“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一带一路”建设能够拓展市场,带动产业发展。具体来说,我国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将得以输出优势的技术装备,拓展国内产品的市场,释放国内现有的先进、优质、富余的产能。同时,也将有助于我国加快推进产业升级、城市转型和社会转轨,助力我国结构调整的进程,从而提高我国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保障改善民生,实现宏观经济的稳增长。  《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以下简称“行动文件”)中明确表述,要“推动新兴产业合作,推动建立创业投资合作机制”,同时,“优化产业链分工布局,推动上下游产业链和关联产业协同发展,鼓励建立研发、生产和营销体系,提升区域产业配套能力和综合竞争力。”   其次,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将得以利用国际资源,与他国进行能源合作,保证我国在未来发展中能源供给的安全。行动文件中对此也做出详细规划,文件要求“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要“加大传统能源资源勘探开发合作,积极推动清洁、可再生能源合作,推进能源资源就地就近加工转化合作,形成能源资源合作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加强能源资源深加工技术、装备与工程服务合作”等。  再次,通过“一带一路”建设促使中国企业进一步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同时有助于贸易壁垒的消除和公平竞争的国际贸易环境的形成,从而带动我国出口的扩大和各类配套投资的增长。正如行动文件所提出的,“投资贸易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内容。宜着力研究解决投资贸易便利化问题,消除投资和贸易壁垒,构建区域内和各国良好的营商环境,积极同沿线国家和地区共同商建自由贸易区,激发释放合作潜力。”  初步估算,“一带一路”沿线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分别约占全球的63%和29%。据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贸易额超过1万亿美元,占中国外贸总额的1/4。过去10年,中国与沿途国家的贸易额年均增长19%。预计未来5年,中国将进口10万亿美元的商品,对外投资将超过5000亿美元,出境游客数量约5亿人次。  与此同时,陈耀提到,在此之前,我国主要着力于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而近年来我国着力推进“走出去”的战略发展目标。据报道,2013年,我国对外直接总投资大概一千多亿美金,我国正逐渐转变为一个资本净输出的国家,而这无疑将对周边国家的发展起到非常大的推动作用。  陈耀表示,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对世界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亚洲地区的繁荣负有责任和义务,通过“一带一路”战略,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把优质产能转移到需要的国家,推进中国与他国产业园区的合作共建,有助于帮助这些国家发展经济。  正如习主席所说,“‘一带一路’建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都是开放的,我国欢迎沿线国家和亚洲国家积极参与,也张开臂膀欢迎五大洲朋友共襄盛举。”  陈耀表示,“一带一路”是一个全方位开放的战略,虽然主要面向亚、欧、非,但实际上并不仅限于这些区域,未来在其他国家与区域有意愿的前提下,我国对于其加入推动战略合作的重大领域都是欢迎的。因此,他认为,从这个层面来说,“一带一路”战略不仅可以带动周边区域、国家的发展,同时也将有助于提振全球经济。  “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是中国经济崛起的必然产物,也必然会面临各种风险、困难与挑战。陈耀认为这些风险与挑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陈耀强调,在大规模投资开发的环境影响上,必须坚持绿色环保与可持续发展原则,避免能源浪费与环境污染。对此,行动文件明确,“强化基础设施绿色低碳化建设和运营管理,在建设中充分考虑气候变化影响”,“在投资贸易中突出生态文明理念,加强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和应对气候变化合作,共建绿色丝绸之路。”  其次,陈耀表示,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可能出现在国际工程项目竞标中“自相残杀”,恶性竞争的局面,并由于内部竞相角逐,损害中国整体的利益。针对此问题,他提到,要进行行业整合,避免无序竞争造成的利益受损。“国家已经有了一些防范措施,如南车北车的合并等。”他这样说道。此外,他提出,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要找准定位,发挥自身核心竞争力,避免“一哄而起、蜂拥而至”局面的出现。  再次,在投资国的投资环境方面,陈耀表示,由于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时期相对较短,对国外投资环境的了解和考查有限,信息掌握并不一定全面。“比如前些时期我国加工贸易企业开始转入其他国家寻求人力成本的降低,但与此同时,有些国家劳工的工作态度、地方政府的效率以及对投资者的保护等方面都做得不够好,最终影响了中国企业的生存。”他进一步解释道。  与之相关,陈耀同时提到,他国政府政权的更迭带来的政策变化也会对企业产生一些风险。对于政治动荡,尤其一些国家宗教、民族冲突所造成的风险,国内企业应当有所防范。  最后,陈耀强调,中国在进行官方开发援助(ODA)时,应当有一套规范的机制,保证既能够有效援助,又能够体现我国外交战略意图。在这方面,中国经验缺乏,有可能导致政府的援助资金无效使用,最终不能带来积极的效果。他建议,多吸取发达国家已有的经验和教训,以避免援助投资的失败。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