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伪满皇帝御用餐具上的纹章-【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53:08 阅读: 来源:灯盘厂家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嗅如兰”,这是《周易·系辞》上对“金兰之交”最经典的描述,用此来比喻朋友之间金石般坚固的友谊,就如同兰花的芬芳一样沁人心田。自古以来,兰花就以其清香高雅的品性成为中国人最为喜爱的名花之一,被誉为花中四君子之一。千百年来,文人墨客怀着对“兰”的亲近和崇敬之情,以“兰”为词素,创造了许多具有美好意义的词语。文人常把诗文之美喻为“兰章”,把友谊之真喻为“兰交”,把良友之挚喻为“兰客”。然而,代表着中国文人精神的兰花,在伪满洲国却也留下了诸多印记,尽管是那么的不和谐。

1934年3月1日,在日本关东军的导演下,伪满洲国实行帝制,溥仪第三次“登极”。在大典仪式上,溥仪胸前赫然佩戴着“大勋位兰花章颈饰”勋章,身上背着“大勋位兰花大绶”,大大小小的伪满官吏们也争先佩戴着嵌有金色兰花图案的“大典纪念章”。1935年1月10日,伪满洲国发行了第一枚邮票,以兰花和白山黑水为图案,象征着中国东北广袤的土地与众多的民众;此后不久,溥仪居住的伪满皇宫几乎在一夜之间竟然成了兰花的世界,大红色的门楣上、明黄色的皇帝旗上、接受朝贺的宝座上、卤簿汽车的标志上,甚至是溥仪一日三餐所用的餐具上,一杯一盘、一碗一碟、一刀一叉,几乎每一件可以镶嵌的器物上,都可以看到兰花的踪迹。为此,美国影响最大的新闻周刊《时代》杂志,戏称溥仪为“兰花皇帝”。为什么充当伪满洲国傀儡皇帝的溥仪会对兰花如此情有独钟,这还要从他的帝室专用徽章——“兰花御纹章”说起。

御纹章漆木托

御纹章合金匜

珊瑚釉双身酒杯

御纹章玻璃高脚杯

莲花御纹章合金小碗

纹章一词是日文汉字名词,它类似中国的徽章,但又比徽章用途更为广泛。它最早是以家纹的形式出现在日本的平安时代中期,当时诗歌、音乐等艺术形式十分盛行,公卿贵族们经常乘坐牛车外出参加诸如此类的社交活动,因为大多数人的牛车均是黑漆涂饰,难于辨认彼我之辇,所以便有人在车的某个部位镶嵌上简单明了又易于识别的金丝几何图案,这种以家族标志形式出现的家纹便是纹章的最早起源。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生活的多样化,家纹的适用范围也越来越广,逐渐延伸成为国家、城市、团体、家族、公司、学校等重要标志,数量也曾一度达到了一万两千余种的规模,为此日本专门有一种研究纹章的学科——《纹章学》。日本天皇家族自镰仓时代开始,就将菊花定为家纹,名曰“菊花御纹章”,是由十六瓣金黄色的菊花纹组成的图案。由此,庄重大方的菊花也就成为了日本皇室的代表,日本皇室因此又被称作“菊花王朝”。日本在法律上并没有确立正式的国徽,而是将日本皇室的家徽“菊花御纹章”作为日本的国家徽章而使用至今。 美国学者鲁思·本尼迪克特的名著《菊与刀》,就是用“菊”和“刀”这两件象征性器物,来分析描写日本民族的双重性格的。

伪满洲国是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的傀儡政权,溥仪充当满洲国皇帝后,在日本人的授意下延用了日本的纹章习俗,将兰花定为他的专用家纹,名曰“兰花御纹章”。它是由兰花的五个花瓣儿、花瓣儿中间的五个花蕊以及花蕊上镶着的五颗珍珠所组成。日本人之所以选择兰花作为溥仪的家徽,是想通过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金兰之交”,来象征日本帝国同伪满洲国的肝胆相照,日本天皇同溥仪的同心同德。由此可见,日本对中国东北早已垂涎三尺,企图吞噬中国领土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饮食男女,大欲存焉”,至高无上的皇帝,更需要用盛大奢华的膳食和精美绝伦的餐具,彰显其尊贵的皇家气质和风范。虽然此时的溥仪早已不再是九五之尊的“真龙天子”,虽然他只是日本手里的一个招牌、一粒棋子,但为了更能堂而皇之、像模像样地遮人耳目,溥仪的饮食起居也在日本关东军的打点和安排下,显得十分的讲究和气派。同时,溥仪自身政治上的失意,导致了他乖戾、暴躁的性格,平日生活中也极力寻求自我安慰与尊严,特别是在饮食上,不仅沿承了清王朝的奢侈风气和家规旧俗,更是在膳食细节上试图体现“唯我独尊”的无上地位。溥仪的饮食有“三个讲究”:讲究营养,讲究滋味,讲究式样;还有“两不”:顿顿不得重样,每天不能重复。米要一粒粒地挑选,青菜要洗五次,先用凉水洗,再用凉开水洗,最后用蒸馏水洗。为了保证膳品的绝对新鲜,所用食材都要准备多份,因为溥仪说不定什么时候让传膳,只要传膳就要立刻现做。多买的东西,即便一点没动,也绝不允许再用,每个厨师规定每餐也只做一个菜。溥仪疑心重,而且有洁癖,他最怕有人在他的饭菜里下毒,所以规定每一道菜都要放上银牌,并让一个太监先“尝膳”,之后自己方肯进膳,而且还特意准备了一台几千倍的显微镜来检查饭菜的卫生,每当发现饭菜或点心上有黑点,厨师就要遭殃了,不是打,就是罚,如果他觉得好吃,也给厨师们发赏钱,还把吃剩下的菜赏给下人。

受英文老师庄士敦的影响,溥仪对吃西餐有着浓厚的兴趣,饮食习惯也趋于西化,所以在伪满皇宫里不仅设有中膳房,同时还设有西膳房和茶膳房。溥仪吃的西餐,一般是两个菜一个汤,一个点心,再加上面包、水果。先是上前菜,或是小吃,有时上一杯鸡尾酒,然后是一道汤,两道菜,一般是牛肉配上一些菜,最后再上一道甜点、咖啡和水果。溥仪对酒并无特殊嗜好,只是偶尔喝一点葡萄酒或白兰地。溥仪一个月要连续半个月都吃西餐,少的时候一个月也要吃上十天八天,就是不吃西餐的时候,也要让西餐的厨师给他做一个汤,甚至在他外出巡幸时,也要带上西餐厨师。溥仪遵循清室旧制,一般情况下都是单独进膳,但是由于处处受到日本关东军的操纵和控制,常常心情郁闷和苦恼,故有时“传旨”由他的侄子前来陪膳。偶尔高兴时,也会叫上他的奶妈“二嫫”前来一块享用,但是他始终依照大清的旧例,从不与“后妃”们一同进膳,即使是他最宠爱的第三位妻子谭玉龄,也从来不曾享受过夫妻共同进膳的待遇。溥仪有时也在宫中赐宴群臣,此时的宴会用餐也是西餐,但宫里西膳房所做的餐品,只供溥仪一人享用,其他人的餐点都是由新京大和旅馆定做,而且每次宴会都要由伪满宫廷乐队演奏西洋乐助兴。

皇宫御膳聚敛了天下四方的名厨和美食,在讲究食物奢豪、美味的同时,更注重餐具的精致和美观,正所谓“美食必须配美器”。溥仪的御用餐具,主要是由日本和意大利两国特制,包括合金、瓷器和玻璃制品三大类。合金餐具有碗、盘、匜(这里是盛酒的器皿)、刀、叉、勺等,是由金、银、铜、锡、镁等16种贵金属制作而成,硬度较高,线条流畅,打磨圆滑,高贵大方。瓷器餐具主要包括中式酒杯、把杯和圆盘,由日本的陶瓷会社制作,瓷胎轻薄如纸,瓷面光洁均匀,造型纤秀精巧,纹饰端庄简洁;玻璃餐具主要是西式酒具,由意大利定做,质地润泽,光滑如镜,晶莹剔透,杯碰刹那,音色清脆,回声绵长。这些品质精良、做工精湛的餐具,虽然每一件的质地、形状和功能各异,但它们几乎都具有一个共同的标志——“兰花御纹章”。伪满皇宫博物院现藏的这些御用餐具,分别为国家二、三级文物。

溥仪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位皇帝,被赶下宝座后,一心梦想着恢复他的大清祖业,但事与愿违,他非但没有实现“还政于清”的梦想,反而一步步沦陷于日本关东军的完全操控之中。试想,在紫禁城里用惯了金黄釉龙碗的溥仪,整日面对着这些日本主子为其特制的“兰花”碗碟和西洋刀叉时,内心会有怎样的纠结与感触?日本帝国主义卵翼下的溥仪就是手捧着这些“兰花”碗,做了十四年的“儿皇帝”。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如今,我们通过鉴赏溥仪的这些昔日宫中之物,从中不难看出他当年极力维持的“帝王”形象和内心深处鲜为人知的苦痛。当自由与命运完全掌控在别人手里时,即使在寻常的一日三餐中,也无法摆脱寄人篱下的悲情,更无法再去重温大清王朝鼎盛辉煌的京华旧梦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桃花醉

神创九州安卓版

魔域口袋版百度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