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灯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杀之古井凶灵-【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12:38 阅读: 来源:灯盘厂家

邓莹是某县城新考录的检察官,虽然公务员名头听起来很响亮,不过邓莹却一点也不喜欢现在工作环境,她始终觉得自己至少也应该在地级市的检察院甚至应该在省高院,窝在这种小地方实在是屈才。

尤其是一想到三年的服役期,邓莹就觉得无比的的头疼。为了舒缓下心情,邓莹决定找几个要好的同事一起出去玩,散散心。

很快,几个小姐妹们就一起出发了,她们的目的地是县城西面的一片胡同,那里不仅有很多古迹,而且景色怡人。

当几个小姐妹到达那的时候,她们发现那里确实如当地人说的那样,果真是风景秀丽。每条胡同都有自己的特色,几个小姐妹逐条胡同的游览,其中,一条胡同深处的一口古井引起了邓莹的注意,她径直朝那口古井走了过去。

“莹莹,不要过去,那口井看起来似乎有点邪门!”邓莹的同事善意的提醒道。

“哦!哈哈,真有鬼的话,我抓它!”邓莹轻蔑的一笑,并没有停止自己的步伐。

“莹!”还没等同事拦着她,邓莹已经把头伸进了古井。募得,邓莹只觉得一股腥风冲自己扑来,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一股眩晕感立刻涌了上来。

同事连忙把她拉了开来,说道:“你可真不听话!”

邓莹挎住了同事的胳膊,吐了吐舌头说道:“你看,我这不也没事么,好了好了,我听你的,我们走吧!”

等结束一天的游玩的时候,已经是临近黄昏了,邓莹匆匆的和姐妹们告别,踏上了回家的路。走着走着,邓莹忽然发现自己风衣袖子那里居然染脏了一块。邓莹咂咂嘴,暗恨自己粗心,一定是刚才吃饭的时候不小心蹭上去的。正好附近有一家干洗店,邓莹快步朝那里走了过去。

等走到租住的小区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开始黑了,这一路上,邓莹一直感到背后冷风阵阵,她一边哆嗦着一边在心里埋怨自己:真后悔今天只穿了条黑丝袜出来,明天说什么也不能穿这么少了。

想着想着,邓莹已经走到了房间门口,她打开了房门,然而就在她低头脱靴子的那一瞬间,背后突然有一股腥风吹了过来,吹得邓莹瑟瑟发抖,而那股腥味正如她在古井里闻到的一样。邓莹回头去看,然而背后却什么都没有------

邓莹今天实在太累了,洗漱过后,她很快就睡着了,朦胧中,邓莹觉得眼前似乎有一道亮光,她微微睁开了眼睛,发现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一条缝,亮光是来自窗台上的一面小镜子,此时的小镜子正在把月光反射到自己的脸上。

邓莹睁大了眼睛,开始仔细的打量着窗帘。自己睡觉前是有拉窗帘的习惯的,按理说不会拉不严窗帘,怎么会----应该是自己今天太累了,所以才会没有拉严窗帘吧,邓莹安慰着自己。

邓莹随即微微一笑,起身走向了窗帘,然而就在她手伸向窗帘的一瞬间,借着月光,她突然发现墙角那边站着一个人-----

“啊!谁?”邓莹喝问到。

墙角的人一动不动,僵持了几秒钟,邓莹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墙角不是衣服架的位置么,自己居然能被挂着的风衣吓了一跳,当真是有趣!

邓莹暗笑一声,把窗台上的镜子扣了过来,然后拉严窗帘,入睡了------

天亮之后,邓莹渐渐的开始醒了,突然间,一个念头猛地涌上了大脑,邓莹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风衣,风衣不是昨天拿到干洗店去了么,那昨天在衣服架那里的-------

邓莹将目光移向了衣服架,果然,衣服架上空空,什么都没有------会不会是自己昨天做梦了,邓莹再看地板上,地板上几个清晰的足印再清晰不过的表明,昨晚自己绝对下过床,拉开窗帘再去看窗台上的镜子,的确是扣着的,而邓莹清楚的记得,这个镜子之前一直是立着的-----是不是自己最近休息不好,出现幻觉了?

邓莹思索着。“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突然想起的手机铃吓得邓莹打了个激灵,她接起手机,发现是检察长打来的。“邓莹啊,快来院里,督导组到我们院检查,马上就到了------”

邓莹对工作极其的执着,等忙完的时候,昨晚发生的事,她已经暂时的忘记了。等回家打开房门的时候,一股腥风迎面扑了过来,又是那股古井的味道,邓莹顿时一个激灵。

房间里怎么会有风?她往屋内打量,发现原来是房厅的窗户被风吹开了,冷风正呼呼的灌进来。哎,窗户把手不紧,看来明天又得找物业修了,邓莹边关窗户边想。

由于今天忙了一天的缘故,邓莹觉得头上有些痒痒,她决定洗头。将洗手池放满热水后,邓莹把披肩的长发一点一点的旋进了水池。今天的头发出奇的难洗,头发似乎比平时多了很多,难道是自己头发长长了的缘故么?

邓莹瞟了一眼水池,借着眼角的余光,邓莹发现水池里赫然出现了一张女人的脸,而此时邓莹手里洗着的居然是那个女人的头发-------

啊的一声惊叫,邓莹吓得跌坐在了地上,爬起来之后邓莹再望向水池,水池里映出的只是自己的脸。也许是今天工作太累了,自己刚才眼花了吧,邓莹安慰着自己。

头发现在还是湿漉漉的,邓莹拿出了吹风机,走向了镜子。镜中的自己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一头乌黑的长发瀑布般的垂了下来,邓莹撩起自己的发梢,开始对着镜子吹起了自己的头发,镜中的自己笑起来是那样的甜,甜的让人陶醉,果然还是爱笑的女孩儿招人喜欢呢。

邓莹微笑着,不停的拨弄着头发,吹风机则是忽上忽下的吹着,然而没过多久,邓莹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镜中的自己为什么一直在笑,现在的自己真的在笑么。邓莹突然感觉到一阵恐惧,可是镜中自己的表情仍旧在笑,难道自己感到害怕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仍是笑么?

突然间,邓莹的目光呆凝住了,她终于发觉到哪里不对了,此时的自己明明是手臂上抬,手中握着吹风机的,而镜中的她手臂却是下垂的,手中更是空无一物。

邓莹紧张的长大了嘴巴,突然,镜中的自己猛地把手伸了出来,直接抓向了邓莹的脸,邓莹一声惊呼,手中的吹风机向镜子砸去,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卫生间,随便抓起一件衣服,逃出了房间------

正在开会的李明懊恼的拿出了手机,谁呀这么烦人,这个时候打电话,然而当手机来电显示的是老婆的字样的时候,李明立刻没了火气,走出会议室后毕恭毕敬的说道:“宝贝儿,你找我?”

电话那头的邓莹的语气显得极其的紧张:“明,你今晚能过来陪我住么?”

“啊!”李明一时高兴的说不出话来。

邓莹在大学期间曾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受伤后的她在毕业前夕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考研和考公务员上,尽管身边不乏追求者,然而邓莹却始终视而不见。其实邓莹并不太喜欢李明,只是两家关系非常好,假期回家过年时经不住父母的软磨硬泡,邓莹终于同意和李明交往。

李明大学时是体育专业,身材魁梧,相貌俊朗,再加上家庭非常富裕,在大学时很受女生青睐。李明早已经对邓莹的第一次垂涎三尺,本想凭自己的优越条件尽快得到邓莹,但是邓莹却始终严守雷池,一直不让李明跨越一步。李明几次想去找邓莹同居,但均遭到了拒绝。李明正为此懊恼不已,现在邓莹居然主动打电话约自己去住。

“宝贝儿,你说让我今晚陪你去住,是么?”李明兴奋之余,一度怀疑是自己听差了。

“嗯!”那边邓莹的态度异常的坚决。

“好叻,我在外面开会呢,我现在就请假回去,等着我!”李明和老板请了个假,开上了自己保时捷卡宴,直接奔向了高速公路。

等到李明开到邓莹的小区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李明走到了邓莹的楼下,发现邓莹家里亮着灯,窗前一个靓丽的身影正向楼下望着。

“哎呦喂!小宝贝今天真着急!”李明连跑带颠的上了楼,等到邓莹的门前的时候,李明发现门是开着的,李明脱了鞋,走进了房间,房间里的灯已经关上了,借着对面楼里射来的灯光,李明发现邓莹的卧室门是开着的,李明直接走进了卧室,发现邓莹此时正盖被躺在床上。只听床上的邓莹呻吟了一身,李明再也忍不住,直接钻进了邓莹的被窝。今天的邓莹出奇的配合,李明很快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连续的折腾了几次之后,李明抱着邓莹,心满意足的睡了。迷糊中,李明突然被手机铃声吵醒了。谁啊这是,打搅老子的好事,李明不耐烦的拿起了电话,但当听清对方声音的时候,李明一时呆住了,头脑中的恼怒已经完全被恐惧所取代,因为他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居然是邓莹发出的,邓莹不是应该在自己的怀里么,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你在哪呢?”邓莹那边的语气显得非常的急促,但这才是他熟悉的邓莹的语气。

“我在你家呢,你----你在哪呢?”李明颤声的问道。

“在我家,你开什么玩笑呢,你没喝多吧?”电话那边的邓莹已经有些嗔怒了。

“我我----”李明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好了,我家里最近闹鬼,我现在在单位住呢,你不是认识一个驱鬼大师么,我想让你带着他去我家驱鬼。”邓莹说道。

啪嗒一声,李明的手机已经掉在了地上,他现在已经开始浑身颤抖了,刚才的他已经完全被兴奋冲昏了头脑,全然没有察觉今天的“邓莹”有无异常!

李明再看自己怀里抱着的“邓莹!”“啊”的一声惨叫,李明吓得跌到了床下,因为他发现自己怀里抱着的,居然是一束女人的假发,而假发中间,则是邓莹的手机------

李明一声怪叫,翻身想跑出卧室,但是卧室的门却怎么也打不开,李明用力的砸着门,背后突然感到一阵阴冷,一股腥味扑鼻而来,同时夹扎着一个女人的冷笑声。李明慢慢的回过了头,一个长发遮住了脸的白衣女子向他缓缓的靠了过来。

“你是谁?别---别----别过来!”李明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是你的莹莹啊,你刚才不是说了么,要和我永远在一起么看,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中,那女子的头发开始越变越长,两股头发打了一个结,缓缓的套在了李明的脖子上------

北京批准的干细胞医院

nk免疫细胞治肝癌

北京看肿瘤那些医院好

北京好的治死精医院